您当前位置: 服务资讯 > 旅游 > 新中国美术70年⑥|汪观清忆《庆祝上海解放》:无间的合作

新中国美术70年⑥|汪观清忆《庆祝上海解放》:无间的合作

2019-11-19 22:28:37 
【字体:  

“庆祝上海解放”创作于1959年。这幅国画展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上海并受到市民欢迎的盛况,这在当时是罕见的。细看这部作品的创作者,这是一个熟悉的名字系列——王管青、何友芝、刘旦宅、黄梓熙、程世发和叶萍。

当时,这些艺术家有什么机会聚在一起完成一件作品,他们各自完成了哪些部分?《澎湃新闻艺术评论》采访了当时的合作者之一王管青。对于这些问题,王管青的回答很轻:我画了一份小手稿,请大家一起画?他们说,画画!"

1959年,王管青与程世法、应业平、何友芝、刘旦宅、黄梓熙合作举办了一场庆祝上海解放十周年的展览,《解放上海》入选并在展览中发表。

1949年5月27日早上,当上海居民走出家门时,他们发现许多疲惫不堪的解放军战士在细雨蒙蒙的街道上酣睡。今天早上,上海迎来了新的生活。这位成功的老师纪律严明,秋天不犯法,在路上吃冷饭睡觉,赢得了上海人民的普遍赞誉,许多市民感动得热泪盈眶。

89岁的画家王管青也目睹了这一幕。18岁时,他住在外滩附近,看到解放军在金陵路拱廊下扎营。十年后,在筹备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展览时,他想到了那个清晨,然后上楼到南京路的百货公司,从自上而下的角度写下了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上海大受欢迎的盛况。

此后,王管青与何幼芝、刘旦宅、黄梓熙、程世法和叶萍合作创作了一幅六英尺高的大型中国画《欢庆上海解放》。其中,王管青和何友芝画了场景,黄梓熙和刘旦宅画了场景,叶萍画了树,程世法画了远景。

1949年,中共中央祝贺上海获得解放

从“千山万水”到“欢庆上海解放”

谈到“庆祝上海解放”,管青拿出一张老照片。他指着照片中的一个人说:“这是王个簃,他是吴昌硕的弟子,他旁边是张玉广。解放前,他是上海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的主任。这是应业平,这是何友芝和我。那时我们都很年轻。我只有28岁。还有严美华、韩和平和韩民。当时,每个人都被何友芝的《斗地主》小品所包围。我和何友芝、刘旦宅、黄梓熙、程世法、叶萍一起在这个时候和这个州画了《欢庆上海解放》

1959年,王个簃、张玉广、应业平为何友芝的《与地主作战》小品提出建议

那是1959年,来自上海美术家协会、上海中国画学院和各种出版社等文化创作单位的优秀创作人员聚集在淮海路思南路附近的一栋建筑(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楼,创作了一幅“党史画”。当时,王管青和叶萍正在配合红军长征“万水千山”的演出,这是一组8幅6英尺长的屏风画。

叶平的王龙·管青将近20岁。两人在《万水千山》中共同讨论了这幅画的构图,然后王管青画人物和叶萍组成场景。这种合作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曾经属于同一个单位,经常搬家,还因为全国艺术协会秘书长蔡若宏(Cai rehong)在看到上海的艺术创作后提出:漫画书艺术家和中国画的老人是否互相帮助,呈现一种新的“艺术流派”,强调中国画的水墨意义,将漫画书融入构图和人物表达中,以展示现实主义题材的长处。

王管青与应业平在《万水千山》八幕中的中国画合作“飞越泸定桥”(1959)

也正是因为这个提议,画家们在那时开始了新的实践。老人和年轻人一起工作。根据王管青的回忆,“当时,共有十多位画家,如油画家俞云杰、孟光、出版社的何友芝、华三川、程世法、刘旦宅,聚集在一起创作作品。上海中国画院的王个簃、唐云、叶萍等七八个老人每周来两三次。王个簃也主动问,有什么需要合作的吗?”

那时,王管青28岁。几个月的集中创作被他视为自己创作的黄金时代。“那时,他很年轻,如果有任何问题,可以经常请教老先生。此外,所有单位共同努力创作作品。每个人都非常积极地互相学习。”因此,在与应业平合作拍摄《万水千山》时,他不断改进,画了很多稿,直到两人都满意为止。应业平还在颜色上进行了创新,将一些蓝铜矿和绿松石浸泡在浅色墨水中,使它们结合在一起。

王管青、应业平八屏中国画“万水千山”的“遵义”(1959)

在创作党史画的同时,他被告知要为“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展览准备作品。王管青突然想起1949年,当时他住在江西路金陵路。五月的一个早上,当他离开的时候,他看到许多解放军睡在金陵路的一楼。想起10年前的这一幕,王管青立刻拿起一本素描本,跑到南京东路钟白公司的顶层去画素描。结合他的记忆,他画了一幅1949年5月解放军走进南京路,坦克进入城市,欢迎路上、楼上和楼下的人群的概念图。之后,我将概念草案带到创意室,并与每个人讨论。每个人都感觉很好。“那么请大家一起努力。”王管青的提议之后是“庆祝上海解放”。

60年后,看看1959年“欢庆上海解放”的创作者名单——王管青、何友芝、刘旦宅、黄梓熙(华三川老师)、程世发和叶萍——几乎都有大名。“我们把小手稿放大到6英尺,贴上宣纸,把线画在一起,一起讨论颜色,还有照片上的6把刷子‘全功率’,花了三天时间才完成。”王管青回忆说,在画这幅画的时候,他在一张大纸上模拟了当时每个人的共同创作状态。“我是六个人中最年轻的,我的名字写在第一位。我很尴尬,但是每个人都认为这个想法和小稿是我写的,所以我把它们放在第一位。叶平先生年龄最大。他画了右下方的那棵树,并在上面刻了字。”

“在六人合作的《庆祝上海解放》完成后,我们参加了“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展览,并出版了画册。然而,由于这是一个集体创作,我们没有在展览结束后的规定期限内收集,因此我们丢失了它。”面对印在书上的“庆祝上海解放”的黑白照片,王管青遗憾地说,“这张照片实际上是彩色的。现在这个版本是我从过去的出版物中扫描出来的黑白版本。”

1959年,王管青参加了全国艺术展,后来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主题是反映上海工人的技术创新。

与《欢庆上海解放》相比,同期与应业平合作创作的反映红军长征的八屏画《万水千山》影响更大。当时在位于南京路成都路口的上海美术馆展出,效果非常突出。电影放映前,八屏《万水千山》将从整体到局部放映,并附有解说词。《万水千山》后来参加了全国美展。王管青回忆道,“当时,领导告诉我,‘孩子,你的额骨真高。我给你带来了中国艺术协会的会员卡!“我的《万水千山》、《红日》和《爷爷打破了时钟》被中国美术馆收藏。那是1964年。我当时34岁。我们的导演周盛兴给了我一张会员卡。这是该组织建议的。之后让我填写一张表格。今年,我还成为了上海艺术协会的理事。”

王管青的三年漫画《红日》(1963年出版,共4卷,500多幅画)获得了国家漫画奖二等奖。

1960年和1961年,王管青两次深入山东沂蒙山区孟良崮,现场写生作品《孟良崮日出》。

王管青和何友芝跨越了贾子的友谊

看着从旧出版物中扫描出来的黑白模糊的《欢庆上海解放》,我不禁后悔不已,尤其是当我听说它原本是浅色的,现在只能看到黑白版本。

最初的“庆祝上海解放”是什么颜色的?王管青想了一会说:“南京路的建筑基本上都是水墨画。建筑物上的红旗被染成红色,人物的脸也有一点点颜色。整个感觉类似于“公民世界”。"

何友芝和王管青合作创作了《公民的世界》,现在藏在中国艺术宫里。

王管青的《公民的世界》是他和何友芝五年前(2014年)的合作作品。在合作“庆祝上海解放”55年后,它现在在中国艺术宫0米楼的“何友芝绘画故事集捐赠展”上展出。“市民世界是上海历史文脉艺术创作项目创作的作品。当时,组委会觉得过去忙于“大世界”的年轻人从未见过。我和何友芝应该明白,所以我们被发现了。”

与55年前“解放上海”的合作类似,两人一起讨论素描和素描,然后王管青画出了世界建筑,何友芝拿着这幅画,花了几个月时间为他在宁波北仑的家乡添加人物。

何友芝与王管青在“公民世界”中的合作(部分)

“我画《庆祝上海解放》时才28岁。当我画《公民的世界》时,我快85岁了。何友芝已经90多岁了。我们一直是老同事和朋友。20世纪50年代初,我和何友芝为《宪法》和《婚姻法》画了流行的宣传漫画。我们必须每周交一堆漫画。那时,我们分工合作,一天可以画18部漫画。我们也是著名的出版社“快手”。王管青说:“我原来在何友芝的巨鹿路找到了‘一室四厅’的房子。当时这栋房子的租金是每月18元,但我有一个大家庭,有点挤,所以我在婺源路找到了另一栋房子。”

当时,何友芝住在国货路上,出版社在长乐路上。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要花将近两个小时。王管青认为他每天在路上来回可以画很多画,所以他建议何友芝搬到巨鹿路去住。

1958年,王管青(中)、何友芝(左)和韩民(右)在人民公园。

王管青在婺源路租了一栋洋房,每月租金90元。此后,夏淑玉一家和秦深一家相继搬进了王管青租住的洋房,并分担了部分房费。因为王管青和夏淑玉住在离仁美俱乐部不远的一栋带花园的房子里,家里还有一台罕见的冰箱,何友芝、蒋南春、郑佳胜等人经常来参观和讨论漫画。

1973年,王管青(前排右二)在枫泾莲花唐倩与韩和平(前排右一)和郑家生(前排左一)合影。

20世纪70年代,王管青、何友芝、程世法、刘旦宅、顾炳鑫、韩和平和郑佳胜一起画了《欢庆上海解放》,他们前后都住在上海枫泾。他们共同促进了金山农民画的形成和发展。当时,艺术家们把画送给了枫泾的村民,村民们也保存着它们。30多年后,这些作品被出版在画册上。王管青、刘旦宅、韩和平和郑家生都去了展览会,程世法坐着轮椅到达了。回首往昔,我感慨时光匆匆。王管青还回忆道,“当时,风井的一位领导人也试探性地问能否再写一封信来纪念过去的几十年。我们都看着程世发,程世发说,“画画!”所以刘旦宅画花,韩和平画莲花,郑家生画竹子,我画松树,程先生画石头。这也是我们的共同记忆。"

30年后,“五长老”将在金山农家画村再次见面,刘旦宅、王管青、郑家生和韩和平坐在前排,程世法坐在后排。

从漫画到中国画

长期以来,王管青以画漫画闻名。他的作品如《红日》和《斯巴达克》几乎伴随着一代人的成长。虽然他在1959年与应业平在《万水千山》上合作,并在当时与老人一起工作,让他了解一些中国画中墨与墨的关系,但一旦他落笔,画漫画书的“紧实性”仍然是显而易见的。

王管青和朱屺瞻,《勇气就是胜利》,1983年

1983年,第五届全运会在上海举行。需要一些作品来祝贺奥运会。当时,王管青画了两场斗牛,并去朱屺瞻家征求意见。“当时,朱屺瞻住在巨鹿路京华新村。我骑自行车上下班。我经常见到朱屺瞻拄着篮子和拐杖走路。篮子里有酒瓶和醋瓶。看到我画了这幅画,他说,寓意很好,让我来写。因此,他写下了“勇赢”的标题,并签下了“在某一年的某一个月祝贺全运会,王管青提请妞妞和朱屺瞻合作”。后来,这幅画被挂在上海体育委员会上。”王管青的记忆。

为了庆祝第五届全运会的胜利,王管青和朱屺瞻先生举行了一场合作斗牛活动“勇敢成就胜利”。

在与朱屺瞻的接触中,王管青也获得了很多真知灼见,尤其记得朱屺瞻画兰花,说王管青当时模仿朱屺瞻的钢笔,“就这样,一行,两行...乍一看,我为什么不像兰花叶?我喜欢看他的台词相互穿插。这支笔先蘸一点水,然后蘸藤黄,然后蘸花蕾,然后蘸一支小笔蘸焦墨。对比是潮湿的。它很亮,有一点点淡墨水的藤黄。朱屺瞻说,“这叫做白脸、瞎和乱。"

朱屺瞻给王管青兰花地图

因此,王管青逐渐开始理解中国画的精髓。此外,他在新安河边长大,对牛有很大的感情。此外,他家几代人都有奶牛。他无意识地从奶牛身上探索中国画的方法。并通过“八字法”来思考书法笔在绘画中的作用,从而“书写”牛的形状和精神。

号角声歌手王管青(三十老人赞牛图)

20世纪80年代中期,30位王蘧常和余波的著名艺术家题写了王管青的《鸣笛商人》一画。其中,王蘧常是王管青非常崇敬的长者。他的文化遗产,王管青认为是书法家和画家的必备之物,现在却不见了。王管青还把这头牛制成了一个三维雕塑,现在站在他的家乡徽州美术馆前。

王管青以《鸣喇叭商人》中的牛为参照,制作了一个小泥塑。

今天,王管青仍在他的家乡徽州创作春夏秋冬的画,以及黄山瀑布云的画。并通过展览宣传徽州的历史文化故乡。

2019年春天,王管青在“徽州大观”展览中向观众介绍了展览和徽州文化

2019年,89岁的王管青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创作了国画《黄河沸腾》。回顾过去,今年也是王管青艺术创作的第70个年头。作品将生选和生丝结合起来创作,不仅体现了墨云,还呈现出强烈的翻泥效果。

“20世纪50年代,我被派往三门峡体验了一个多月的生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的形势一直很好,就像沸腾的黄河水一样。”王管青说。

王管青,《黄河沸腾》,2019年

贵州快3 江苏福彩快三 平博

© Copyright 2018-2019 theclamhut.com 服务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